當前位置:電子課本網 > 詩句大全 > 人生 > 時光 > 

枕上十年事,江南二老憂,都到心頭。

“枕上十年事,江南二老憂,都到心頭。”

------該詩句摘自元代詩人徐再思的《水仙子·夜雨

一聲梧葉一聲秋,一點芭蕉一點愁,三更歸夢三更后。
落燈花棋未收,嘆新豐孤館人留。
枕上十年事,江南二老憂,都到心頭。


賞析
  “一聲梧葉一聲秋,一點芭蕉一點愁。”首先渲染了傷感的情緒,“梧桐”、“芭蕉”、“夜雨”在中國古典文學作品中總是和離愁、客思、寂寥悲傷聯系在一起,全曲描寫在凄涼寂寞的旅店里,形孤影單、臥聽夜雨的情景。曲的起首句以雨打梧桐破題,烘托出“梧桐一葉落,天下盡知秋”的蕭瑟落寞氛圍。白居易:“秋雨桐葉落時。”王昌齡:“金井梧桐秋葉黃珠簾不卷夜來霜。熏籠玉枕無顏色,臥聽南宮清漏長。”(《長信秋詞》)溫庭筠:“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,一葉葉,一聲聲,空階滴到明。”(《更漏子》)李煜:“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。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。”(《相見歡》)梧桐作為凄涼悲傷的象征,給文學賦予了很深的悲情含義。蘇軾:“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。誰見幽人獨往來?”(《卜算子》),孟浩然:“微云淡河漢,疏雨滴梧桐。”晏殊:“綺席凝塵香閨掩霧,紅箋小字憑誰付。高樓目盡欲黃昏梧桐葉上蕭蕭雨。”(《踏莎行》)李清照:“梧桐更兼細雨,到黃昏,點點滴滴。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!”(《聲聲慢》),芭蕉同樣具有獨特的離別愁緒。李商隱:“芭蕉不展丁香結,同向春風各自愁”(《代贈》)杜牧:“一夜不眠孤客耳,主人窗外有芭蕉。”(《詠雨》)李煜:“秋多,雨如和,簾外芭蕉三兩窠,夜長人奈何。”(《長相思》)南唐盧絳沒有入仕時,曾經生病住店,夢見白衣婦人唱著歌勸酒,詞中說:“玉京人去秋蕭索,畫檐鵲起梧桐落。欹枕悄無言,月和清夢圓。背燈惟暗泣,甚處砧聲急。眉黛小攢,芭蕉生暮寒。”(《菩薩蠻》)林逋:“此夜芭蕉雨,何人枕上聞。”(《宿洞霄宮》)
  “三更歸夢三更后”點明了詩人夜不能寐,愁腸百結的心情。三更即是午夜,午夜夢回,再難入眠。“落燈花棋未收”,夜闌靜,燈花落盡,雨聲未停,滴滴猶如敲棋一般,宋代賀鑄有詞說:“三更月,中庭恰照梨花;梨花雪,不勝凄斷,杜鵑啼血。”(《憶秦娥》)可見在三更之夜,天涯孤客,更添愁緒,“三更”和“梧桐”、“芭蕉”、“夜雨”一樣是孤寂的象征。作者用了這么多語言描寫了一個清冷孤苦的夜晚,其實只有一個原因,那就是:“嘆新豐逆旅淹留。”《太平樂府》作“嘆新豐孤館人留”。此句出自漢高祖劉邦的典故,新豐地屬今陜西臨潼縣東北,劉邦得天下后,將父親接到京中,而劉父思鄉之情很濃,于是將街道格局改成豐邑的樣子,并另建村鎮,并遷來豐邑的居民,所以叫新豐。《新唐書·馬周傳》記載馬周未發跡時,曾旅居新豐,卻受客家冷遇。所以后人多用旅居新豐表達羈旅客愁、備受冷落的情懷,而并不一定真的是旅居新豐。從這一句可以看出全曲的意旨。天一閣本《錄鬼簿》記載徐再思只做過“嘉興路吏”。《堅瓠集·丁集》說他“旅居江湖,十年不歸”。由此可見徐再思曾有北上的經歷,而且滯留有十年之久,除此曲之外,他的“山色投西去,羈情望北游”([商調]《悟葉兒·革步》)、“回首江南倦客,西湖詩債,梅花等我須歸”([越調]《天凈沙·別高宰》)、“十年不到湖山,齊楚秦燕,皓首蒼顏”,均可見一斑。徐再思北上旅居已是中年,郁郁不得志,華發新生,不得不感慨江南子弟他鄉老的落魄和無奈。十年游宦歸夢遠,讓他感到十分惆悵
  此曲寫旅人的離愁別緒,情景交融,言短意長。起三句鼎足對,妥帖自然,沒有一點做作的痕跡,見出作者的功力。中間段點出痛苦根源,由感而發,語淡味濃。各種情景均古已有之,文人騷客早已描寫盡致,在作者筆端卻自有一番滋味,全因末三句:“枕上十年事, 江南二老憂都到心頭。”十年之間經歷了多少事,而遠在江南的雙親卻總在為久客不歸的游子擔心。這里作者巧妙地運用了側面落筆的手法,不寫自己如何思念故鄉,思念親人,而以年邁雙親的憂思烘托出更加濃烈的親情。遂使此曲更加獨特,深扣人心。末句“都在心頭”四字戛然而止,欲語還休,卻有引人遐思,蕩氣回腸之功。人總是在年華老去、潦倒他鄉、滄桑落寞時,才會回首天涯,“枕上十年事”似乎說盡了作者的無力與無成,文已盡而意有余。徐再思十年北上的經歷,由于資料缺失,已無法查找,只能從他的詩句中略窺一二。元代社會歧視南人和知識分子,“八娼九儒十丐”雖略有夸張,但也可以看出知識分子入仕之難。徐再思北上之行,無非為求仕而往。作為南宋遺民的亡國之恨,作為元朝落魄文人的前途無門,頗有“英雄失路”的感慨。這首作品貴在描寫普通人的情感和落寞。將人生的失落與親情相溶,字字未寫作者自己,寫物寓言,側面落筆,“以我觀物,而物皆有我之色彩”。“詞以境界為最上,有境界則自成高格,自有名句。”曲是詞之變體,但比詞更貼近民間。王國維在《宋元戲曲史》中說過:“一代有一代之文學,楚之騷,漢之賦,六朝之駢語,唐之詩,宋之詞,元之曲,皆所謂一代之文學,而后世莫能繼焉者也。”元曲之美在于它更加渾樸自然、清新爽朗,“俗中透雅”、“雅中求俗”,它能以其特有的流行性在市井勾欄中廣為流傳,原因就在于它描寫了普通人的生活、普通的情感。
  徐再思散曲的另一特點是善用數字,開頭“一聲梧葉一聲秋,一點芭蕉一點愁,三更歸夢三更后”這三句,耐人尋味:連用幾個相同的數詞和量詞,音調錯落和諧,正好表現忐忑難安的心情;作者筆下,秋雨綿綿,桐葉聲聲,雨打芭蕉,愁滴心頭,羈旅路遙,思鄉情長,無限惆悵,無限感慨,全都浸透在字里行間。曲中層層遞進,以最少的數詞卻能包涵著最大的容量,細膩真切地表達了羈旅惆悵、光陰易逝的感慨,道出了因思鄉而斷腸的情懷,可以說曲因數字而有生趣,數字因曲而靈動。這一點在“九分恩愛九分憂,兩處相思兩處愁,十年迤逗十年受。幾遍成幾遍休,半點事半點慚羞。三秋恨三秋感舊,三春怨三春病酒,一世害一世風流”([雙調]《水仙子·春情》)中表現得更加突出。多數學者認為數字的反復迭用,有斧鑿之嫌,好在《夜雨》一曲貴在真情實感的流露,而非一般的應景之作。王國維在《人間詞話》中說:“昔人論詩詞,有景語、情語之別,不知一切景語皆情語也。”徐再思正是借助數字對秋色的描寫,借景抒情、寓言寫物、情景交融,真切地吐露了游子“旅思”之情。全曲語言樸實無華,自然流暢,而感情真摯動人。
賞析二
  這是一首寫羈旅愁思的小令。曲作一開始就用鼎足對形式:“一聲梧葉一聲秋。一點芭蕉一點愁。三更歸夢三更后。”既點明了時間、環境、又照應了題目,更交待了此曲的感情基調。梧桐葉落,颯颯聲響,表明是深秋時節;以雨打芭蕉敘出氣候,芭蕉葉大而較硬,聲音清晰而雜亂,與寂寥的旅人的愁緒自然和諧地共鳴起來,仿佛打在心上,千愁萬苦,如雨點密集而下,創造了無限凄涼的環境。作者以《夜雨》為題,通篇卻不著一個“雨”字,而是從聽覺人手,給秋以聲,給芭蕉以愁,借“雨”寫“愁”;“一聲”聲,“一點”點,既形象地寫出了秋雨連綿不斷的特點,也暗示了主人公的縷縷愁思如同這秋雨一樣無法斷絕,從而深化了曲子的意境。接著連用兩個“三更”,以點出“歸夢”之難成:由于萬千愁緒,以致夜不能寐。歸鄉之夢又為作者平添了一份鄉愁,故“歸夢”兩字承上啟下,既補敘了愁因,又為下文夢醒的描寫作了必要的鋪墊。梧桐滴雨,雨打芭蕉,古代的文人騷客常以此描寫人生的愁苦,加之深秋夜雨,孤身一人,客居他鄉,半夜“歸夢”,引起人無限的愁思和惘悵。因此,作者以一個“愁”字,點出全曲的感情基調。
  “落燈花棋未收”,雨夜下棋,本為排遣愁悶,然而棋后懶于收撿,可見是越下越愁悶,正像李白所言“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”。此句從視覺角度渲染鄉愁,化用宋代詩人趙師秀約客》詩:“有約不來過夜半,閑敲棋子落燈花。”的詩意,寫雨夜客居時的孤寂。而殘燈照空局的景象,則進一步表現了深秋雨夜的凄涼和愁苦。因此,“落燈花棋未收”是由景向情過渡句,接“三更”時分,引出更深喟嘆。
  “嘆新豐逆旅淹留。”此句借用唐代名臣馬周之典,唐人馬周未登第時,曾旅宿新豐,受店主冷遇,后世借指旅愁。《堅瓠集》載徐再思“旅寄江湖十年不歸”,曾滯留北方十多年,然而仕途多艱,僅做過下等的小官。這里以馬周自況,羈旅他鄉,飽受寂寥愁苦,然而仕進無門,一事無成,窮途潦倒,仿佛馬周當年為新豐客般備受冷落。而馬周窮途尚有常何引薦,自己懷才不遇,久困異鄉,前途渺茫。而且客居地“新豐”之得名本就與鄉愁有關,加之前句“歸夢”的導誘,聯想到自己與馬周境遇迥異,是愁上添愁。一個“嘆”字,把自己羈旅異鄉的孤寂,懷才不遇的愁悶,盡收其中。
  “枕上十年事,江南二老憂,都到心頭。”作者躺在床上,回想起十年來孤身一人漂泊在外的種種往事,年邁的父母遠在江南,自己不但未盡孝,反倒讓二老擔憂,如今功名也未成。孤寂、怨恨、自責、思親等種種愁苦,都凝結為“都到心頭”四字,道出了深秋夜雨時心頭愁苦的具體內容。
  此曲采用作者慣用的重詞疊字手法,善用數詞人曲,如“一聲”、“一點”、“三更”、“十”、“二”等,給人以回環復沓,一詠三嘆之感。全曲情景交融,用典用對,貼切自然,不愧為“情中緊語”。
2013火热网络捕鱼游戏 刺激战场国际服 奔驰宝马怎么压能赢钱 大赢家90足球即时比分 大小单双玩法经验技巧 现在弄什么能赚钱 泛亚娱乐欧美 浙江快乐12开奖软件 吉林时时五星预测 2017开渣土车赚钱吗 内部6肖6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