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電子課本網 > 詩句大全 > 四季 > 冬天 > 

萬里寒光生積雪,三邊曙色動危旌。

“萬里寒光生積雪,三邊曙色動危旌。”

------該詩句摘自唐代詩人祖詠的《望薊門

燕臺一去客心驚,笳鼓喧喧漢將營。
萬里寒光生積雪,三邊曙色動危旌。
沙場烽火連胡月,海畔云山擁薊城。
少小雖非投筆吏,論功還欲請長纓。


賞析
  薊門在今北京附近,唐時是防契丹的前線重鎮。這里歷史上曾有過"黃金臺拜將"的故事,眼前又是濃濃的軍事氛圍,因而祖詠只一"望"便生出許多既獨特又很易得人認同的情思。
  全詩從"望"字著筆。第一二句是"望"的背景,三四句是"望"中所見,五六句卻是"望"中所想象,七八句是"望"中的感慨。
  "驚"字只應作大受震撼解,不是害怕。圈定這特殊感覺有利于讀者和作者進行心靈上的交流。祖詠當年純粹是個熱血青年,他正是用了熱血青年的"思維之眼"才"望"出些獨特的意象來的。
  "笳鼓喧喧",是造成"驚"和"望"的源起,也是傳達邊區氛圍少不了的一筆。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“習古堂國學網”的唐詩三百首欄目。
  次聯,積泛寒光,吹旌旗動,是眼前景,但扯到"萬里""三邊(幽州,并州,涼州,包括從東北到西北幾千里邊疆)",是必須用"思維之眼"才看得到的,顯出詩人對邊庭形勢的了解使其產生獨特的生命體驗。那種蒼莽的氣勢建筑在真實的感覺上,很動人。其中"寒""曙"兩字頗重要:它們傳達了一種既含殺氣又有點莫名興奮的情態。
  第三聯,"思維之眼"有更深入的透視。"沙場"固然在眼前,而"烽火"卻不見得是當時所見,祖詠只是從"沙場"立刻聯想到了"烽火"。"烽火"而"連胡月",則更帶著不知多少年月積疊下來的血腥味和凄清。不過,作者并不想過分渲染凄清,所以立刻換了個角度,去"望"薊城的地勢:"海畔云山擁薊城"。《左傳》記晉楚城濮之戰前,晉文公的謀臣主張堅決開戰,說:"表里河,必無害也!"薊城后有大海,周圍云山簇擁,同樣是個易守難攻的軍事要塞。--當然,這層意思只在作者潛意識里起作用,下筆寫來不見有半點理性思維的痕跡。寫景能寫出潛意識作用下的特殊感覺,這是高手。古人所說"潛氣內轉",大抵指此而言。
  末聯連用了兩個典故。第一個是"投筆從戎":東漢班超原在官府抄公文,一日,感嘆說,大丈夫應該"立功異域",后來果然在處理邊事上立了大功。第二個是"終軍請纓":終軍向皇帝請求出使南越說服歸附,為表現自己有足夠的信心,他請皇帝賜給長帶子,說是在捆南越王時要用它。祖詠用了這兩個典故,意思很明白,更有豪氣頓生之感。
  盛唐,既有如祖詠一般的熱血詩人,也有跡近"老油條"的詩人在寫邊塞詩。

2013火热网络捕鱼游戏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天津十一选五和值走势 11选5开奖走势图 分分彩计划精准 浙江飞鱼开奖 辉煌亚洲棋牌 福建11选5走势图势图 测试号码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 excel四码组六遗漏表